甘肃旅游网络电视

“烙画大师”张书仁 烙在宣纸上的艺术人生

民俗艺术家 编辑:甘肃文化旅游网络电视 发布时间:2015/7/21 18:57:34


    烙画是我国民间珍贵的稀有画种,堪称“中华一绝”。

  现年60岁的“烙画大师”张书仁,在近二十年的探索与尝试中,逐渐将这项已列入我国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的特技绝艺打上了拥有自己特质的烙印。

  擅攻宣纸长卷的他,用了连续的两个三年,挑战自己,从35米到50米不断增加的画卷长度,将他对这门艺术的钟爱不断推向极致。

  困厄生活磨砺技艺

  上世纪80年代,刚刚参加工作的张书仁,被当时广为流行的烙画家具所吸引,心思为之激发,悄悄打起了“偷袭战”。他冷不防地在自家木质家什上留个有型的烙印,心里便充满快感。这种喜好成为他工作之余饱含趣味的生活补充。

  自1993年开始,因下岗而带来的生活窘迫让他无所适从。“工龄30年,其实工作时间只有12年。”张书仁说,加上妻子无业、女儿上学的现实,让当时只有38岁的他无暇抱怨,决定用自己的美术功底,赚钱养家。

  以此为起点,张书仁的生活翻开了充满新奇和挑战的新篇章。

  2015年6月14日,记者在张书仁位于白银市平川区的家中对他进行了采访。这位花甲老人严谨而又敏感的艺术气质,已经让人很难再与他“钻工”的旧身份对号入座。

  张书仁说,自己走上艺术的道路,蒙荫于家学的传承。父亲是一所小学的校长,为人正直,学识渊博,工于书画。受其影响,张书仁自幼喜欢画画,上小学时创作的一幅漫画得到了县上的奖励。但是生活的际遇,让张书仁并没有成为父亲那样的文人,而是扛起电钻,成为了甘肃煤炭地质勘查局山丹145队的一名钻工,1991年被调到位于平川区的省地质局133队工作。

  这一时期的张书仁,由于常年奔波野外,所见所感处处激发着他创作的神经。纸墨的练习已经远远不能满足他要表现内心世界的需求,钻头下提出来的红泥浆成为又一个诱惑。

  一日,工友们发现了一个泥塑版的“张书仁”,张书仁有点不敢相信,反复确认“这真的是我吗?”工友们说:“你看那个长相,那个神情,跟你平时一模一样。”这一番话,让张书仁瞬间如沐春风,他第一次觉得,他的艺术人生是有希望的。之后,这尊泥塑被层层选送,直到拿下煤田勘探涿州总局的职工创作奖,而这部作品的名称,张书仁称之为《盼望》。

  或许,这一路走来积攒起来的对艺术的自信,最终成就了张书仁敢于在失业后,毅然迈出以艺谋生的那一步。

  当时,他主要给年事高的老人画像。因为有的客户也不着急要,画像便一直挂在张书仁家中。一年冬天,张书仁不在家,老伴从外面买菜回来打开房门一开灯,就看见不少已去世老人的画像像活了一样,将眼神传递过来,吓得她毛骨悚然,拔腿跑到邻居家躲了起来。

  还有一次,张书仁给一个遇害的少女画像,老伴连着好多天都睡不好觉。

  虽然,在张书仁的努力下,日子是逐渐好起来了。但随着照相馆的逐渐兴起,找张书仁来画像的人越来越少,张书仁卖画像的路走到了尽头。

  之后,张书仁外出给别人打工,他发现搞装潢利润很高,便向亲友借了钱,置办了装潢的必需品,劲头十足地干起来。但因为经验不足等原因,经商之路以失败告终,这无异于当头棒喝。老伴安慰张书仁:“你不是喜欢宣纸烙画嘛,以前花费了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咱们干回老本行试试。”

  在老伴的鼓励下,张书仁重又回到了烙画上。

   手下烙笔造境宣纸

  张书仁告诉记者,他的宣纸烙画《清明上河图》、《五百罗汉》相继问世的那几年,全国各大媒体争相报道。

  2004年2月,张书仁耗时3年完成个人第一幅长篇宣纸烙画《清明上河图》。当时,这幅长35米、宽0.9米的作品,被白银市文联、文化局等部门进行了公证,同年4月,获得上海大世界吉尼斯总部“中国之最”的称号。

  烙画古称“火针刺绣”,近名“火笔画”、“烫画”等,是中国古代一种极其珍贵的稀有画种。据史料记载,烙画源于西汉、盛于东汉。

  传统意义上的烙画仅限于在木板、树皮、葫芦等木质材料上烙绘。画面上自然产生肌理变化,具有一定的浮雕效果,色彩呈深、浅褐色乃至黑色。发展至现代,许多艺人大胆尝试宣纸、丝绢等材质,使烙画这门艺术形式的表现载体有了新的突破。张书仁说,被宣纸烙画吸引有两个因素,一是宣纸轻薄易保存、易携带,二是“纸上浮雕”所呈现出的难言妙境更让人痴迷。

  宣纸烙画,最为独特的地方是其能在烙笔的统摄下,排兵布阵出肌理的效果。受热后,宣纸容易炭化发黄,所以烙笔所到之处,总是保持着一种普通画笔难以模仿的特殊黄色,与此同时,由于烙笔的烫熨作用,纸面上会出现相应的层次感,这样,总体就会使整个画面既有一种古雅的难言妙境,同时也有种“纸上浮雕”的视觉效果。

  除此之外,烙画的着色也非常丰富,木板烙画拥有“黑褐黄茶白”五色。而宣纸烙画会因为自身材质的原因缺了其中的“黑”色。“黑色出现,那一定是烙透了。”在张书仁早期的尝试中,这种“黑”是司空见惯的,“好在我们家那种废旧的图纸特别多。我现在掌握的烙画技法都是在这上面练成的。”

  掌握了烙画的技艺后,张书仁决定尝试大家耳熟能详的《清明上河图》。一来,因为该部经典画作在中国可谓家喻户晓,创作大家心目中既有的《清明上河图》并接受所有人的考核,这样才能判定在宣纸烙画上达到的真实水平;二来,北宋画家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所展现的是北宋汴京于清明时节的繁华风貌,而这一景象正是张书仁想要借景抒怀的最佳选择。

  从北京故宫博物院费尽周折拿到《清明上河图》照相印刷版后,张书仁开始着手构图,并自创了一套科学适用的放大方法,将556个人物,20余艘船舶,30余间房屋,60余头牲畜及卷末13位名人题跋,90余枚鉴藏印章按比例放大2.5倍。如何能让这个场景“动起来”,张书仁对此有自己的心得。宣纸烙画的过渡色,会使画面更具空间感和光学效应,这样原作中工笔画线描缺乏浑圆视角效果的问题也得到了解决。

  车尘马足间一只小老鼠和房顶上休憩的小麻雀栩栩如生,行进中骆驼颈下的绒毛似在迎风飘拂,妆楼前泪眼婆娑的女子甚至能让人看穿她凄切的相思。千万点烙痕组成的烙画,演活了静态的原作。用央视栏目组负责人方淑华的话来讲:“太绝妙了,真是四个第一:长度第一、难度第一、临摹第一、准确率第一。”

  后来,中国民间艺术家协会主席冯骥才专门给张书仁来信,夸他的画是“特级绝艺”。

  厚积薄发勇于创新

  问及宣纸烙画最难的部分,张书仁说:“书法中的印鉴诸体兼备,很难表现。有些原件模糊不清,比如‘嘉庆鉴赏’这方御印。必须先查询资料,然后请多位专家做辨识。确定无误后,才敢将草稿纸上的图搬到宣纸上进行烙画。”

  或许,正是包含着这样多的艰难,印鉴反倒成了最可鉴赏的精品细节。

  “除印鉴之外,人物的神情也算难表现。”张书仁说,他创作完《清明上河图》后,对人物的这部分表达似乎有种深深的迷恋。恰好听到有人说“老张,有人在网上说要挑战你!”张书仁心想,“不管你挑战不挑战我,我自己先挑战一下自己。”

  于是,从2004年5月开始,张书仁选择了明朝画家吴彬创作的《五百罗汉图》作为摹本,在历时一年多完成临摹,按照3倍的比例放大并进行了烙印。

  2007年底,张书仁又一幅耗时3年的长卷问世。与《清明上河图》宣纸烙画作品不同的是,这幅作品的长度达到了50米,宽度0.9米,画中人物559人。

  业内认为,这幅作品将国画、版画、素描等技巧融为一体,并在掌握了烙铁温度、速度的基础上,使画面显出棕黄茶白四色,替代了原有的焦重浓淡色泽,画面粗细不一的线条,也变得简洁明快,富有立体感。其电烙笔进行勾皴、擦点、晕染的技法令人惊叹。张书仁将该幅作品申报了“世界吉尼斯宣纸烙画之最”。

  对于这幅作品,张书仁耗尽了极大的精力。因为长时间紧握电烙笔,他的右手大拇指已经无法伸直,常常是打上封闭针继续创作。

  2008年4月,张书仁又为抗震救灾烙了一幅《众志成城抗震救灾》宣纸烙画,画长3.3米,宽1.2米,捐献给甘肃省,通过拍卖变成善款支援灾区。

  用“创新”、“挑战”这两个词来概况对艺术的追求,这是张书仁用岁月见证过的留白。

  不甘于现状的张书仁,目前又在尝试新的创作方向。

  在自家门口的楼道里,他摆放了一张小课桌,桌上一塑料袋的红土,还有一个正在制作中的人物头像。张书仁告诉记者,这是他和平川陶瓷研究所目前合作的一个项目,这种模式是他用对方提供的材料进行艺术品的创作,然后由研究所收购。但这还不是张书仁生活的全部。闲不下来的张书仁还在制作粮食画。

  几年前,张书仁到外地参加民间艺术展览,首次见到了粮食字画,锐敏的艺术洞察力立即让他产生了创作的冲动。两个月后,他摸索并创作出了第一幅粮食字画,但在他看来,作品远没有达到自己的艺术要求。于是,他把自己的家变成了材料厂,各种粮食、底板、颜料、粘合剂摆得到处都是,老伴知道他像当初创作宣纸烙画一样,又进入了颠狂状态。

  经过一年多的反复试验,张书仁终于给他的粮食字画在技术流程和制作工艺上都打出了满意的自评分,先后创作出人物画,仿毛体诗词书法画,福、寿、松、仙鹤等喜庆吉祥字画,其作品防虫蛀、防腐蚀,不变质长久保存,从而具有了极高的艺术及收藏价值,受到了人们的喜爱和市场的推崇。

  不仅如此,他还与所在社区合作发展街居经济,成立了黄土岘社区粮食字画制作室,将自己所学教授给职工家属、下岗职工,一方面扩大生产,另一方面也创造就业岗位,增加他们的收入。


二维码
进入社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