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新江:张骞、娜娜槃陀等丝路岁月里的大人物与小人物

甘肃要闻 编辑:甘肃文旅 发布时间:2022/5/16 16:31:51

张骞:

凿通西域的第一人

  如果没有张骞通西域,李希霍芬也无法将汉代这条主要对外通商路线,定名为“丝绸之路”。因此,丝路岁月上的第一个大人物非张骞莫属。

  张骞原本是个逞凶斗狠的亡命之徒,当国家需要人手去西边开拓时,胆子大的张骞就是不二人选。张骞通西域本来是汉武帝对抗匈奴的军事需求,但在佛教徒的眼里,却是佛教传入中国的历史开端。

  我们今天在所有关于“丝绸之路”的书里,一开端都会看到敦煌323窟的“张骞出使西域图”,这幅画的右边是甘泉宫佛像及汉武帝拜见金人,内容是依照佛教史迹画所绘,记录汉武帝派霍去病攻打匈奴休屠王后,获得了两个祭天金人。

  这件事虽然记载于正史中,但没有人见过两个金人的模样。佛教徒将这段历史画在佛教史迹卷轴画的第一段,声称汉武帝因为不知金人的名号,所以派张骞去西域探询。这其实是佛教徒编造的故事。

莫高窟323窟,张骞出使西域图

  张骞在公元前138年出使西域时,世界上还没有佛像,因为当时没有人敢为伟大的佛塑像,佛像出现于公元前1世纪晚期,可能由印度西北的希腊工匠首次造出。敦煌323窟的壁画,将两位金人的形象画成佛,造型是隋朝到唐朝初年的模样,并非汉朝时的打扮,也说明是佛教徒改造的佛教的历史。

  在这幅画里,张骞跪着向武帝辞行,身旁还有两位随行者,唐朝已经有透视画法,我们可以看到画面里的使者们越走越远,越走越小。当时武帝派遣300人出使西域,画面里的一个人几乎代表着一百人的形象,这300人出发后不久就遭到匈奴俘虏,但代表着汉使的旌旗仍然清晰可见。

  张骞被匈奴俘虏后,也没有丢掉汉旌,表明自己带有的使命。

莫高窟323窟,甘泉宫佛像及汉武帝接见金人

  匈奴人在秦末南下进攻中原,因此从汉高祖到汉文帝,都会派遣使者出使匈奴,并带着许多珍贵的丝绸,以维持双边稳定。当时西北的月氏人,属于高加索白人,曾经比匈奴还强大,但被匈奴打败后,被赶到伊犁河流域生活。

  张骞从位于今西安的首都长安出发,经过甘肃与宁夏后,遭到匈奴俘虏。匈奴人不杀来使,而是要他们娶妻生子,同化人质。

  张骞被俘虏10年后,顺利脱逃,顺着月氏人的脚步来到伊犁河流域,而随行的300人因通婚与时间流逝,逐渐融入匈奴。

汉代长城的范围

  月氏人在伊犁河流域又被乌孙人打败,逃到今天的阿富汗北边阿姆河流域,便在此定居。张骞随着月氏人的脚步来到阿姆河流域后,没有能够说服月氏人东进攻打匈奴,但掌握了西域、河西走廊一带匈奴的实力状况。

  后来,张骞第二次被匈奴俘虏逃脱后,带着胡人妻子与儿子回到汉朝,将西域的状况禀告朝廷。

  在张骞被俘虏的这10年间,汉武帝派了卫青、霍去病等人去攻打匈奴,等到张骞回来以后,汉王朝更熟悉掌握了匈奴人的实力,便派霍去病一举进攻,拿下河西走廊,同时把汉长城修筑到敦煌以西。

敦煌西北的汉代长城

  汉长城直达敦煌以西,包含马圈湾、羊圈湾等地,是修筑距离最远的长城,南边设有阳关、北边设有玉门关,城墙外是疏勒河,再往北是草原。

  “玉门关”的名称由来,来自武帝打通西域前,承担运载玉石者的游牧民在此地传入玉石,因此在先秦典籍里,将转运玉石者叫做“禺氏边山之玉”,所谓的“禺氏”就是月氏人,这个地方也就命名为玉门关。

玉门关

  外来的商人们必须经过阳关和玉门关,才能进入丝绸之路,因此关口都有重兵把守,每30里设置一个烽燧。

  当外国的使节一进入玉门关后,汉朝会以食宿全包的方式招待,而汉朝的使者一出玉门关,也需要受到外国同样的招待,但是许多西域小国资源不足,汉朝的使者待遇也每下愈况,丝绸贸易为西域国家带来的经济价值,就愈加重要。

玉门关与长城

  当汉武帝派张骞第二次赴西域,联络乌孙夹击匈奴时,张骞携带了大量的丝绸和金币,他的副使们将中国丝绸运出,范围横跨大宛、大月氏、大夏、安息等地,也就是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伊朗地区。

敦煌出土的丝绸

   两汉时的世界局势,大致可分为四大帝国:东方的汉朝、西边的罗马帝国、中间的贵霜帝国、波斯的帕提亚帝国。

  四大帝国在扩张领土的同时,通过张骞通西域,打开了丝绸之路,为往后世界的经贸与历史发展都带来重要影响,实属丝路岁月里的第一大人物。

四大帝国分布图

娜娜槃陀(Nanai-vandak):

粟特商人的代表

  斯坦因在1907年来到敦煌找寻藏经洞宝藏时,刚好碰上道士王圆箓外出化缘,在等待的同时,他前往玉门关考古,捡到一个邮包。这个邮包来自于一位粟特人信差,他一路从武威、张掖、酒泉收信,准备往西边寄送,他在玉门关旁一个长城烽燧休息时,不小心将邮包遗落,过了1千多年后才被斯坦因发现。

  粟特文已经是死的文字,邮包里的8、9封信,经过一百多年后,现在大致解读出了5封,内容最完整的就是2号古信札,写信人叫作娜娜槃陀,他是来自中亚撒马尔罕的粟特商人。

  娜娜是粟特人信奉的女神之名,槃陀是“仆人”的意思,这个名字就是“信奉娜娜女神的奴仆”的意思。西方学者曾编了一本有关粟特人姓名的手册,“娜娜槃陀”是最普遍的名字。

粟特文2号古信札

   2号古信札描述粟特人经商做生意的方法,由于中国古代有关商人的记录很少,这封信,是研究丝绸之路商业贸易的重要史料。

  敦煌壁画的“商人遇盗图”描述了丝路贸易的惊险。当时丝路上有很多的盗匪,因此粟特人经商往往成群结队,成员多时可达200人,并雇用游牧民族当护卫队,随着经商路线,沿途建立据点后,再各自分头经商。

莫高窟45窟“胡商遇盗图”表现的粟特商队

  2号古信札的写信人娜娜槃陀是粟特在凉州大本营的聚落首领,他描述他派遣商团到河南安阳后沿路运送和购买货物的过程,以及商队成员在洛阳,碰上匈奴人南下,生计成为困难,他还派了一部分商人到敦煌、酒泉、金城(兰州)。

  信里记载他们带着贵金属金银和鍮铜(黄铜),还有丝绸、郁金香、香料、胡椒等。比较特别的是,粟特人称呼丝绸为“pyrcyk”,于阗语和粟特语都属于伊朗语系,这是他们称呼丝绸的方式。

安吉考古保护中心

   粟特人建立据点稳定生活以后,他们的家眷也会同行。

  3号古信札是一位粟特妇女写的一个诉状。她的丈夫出外经商3、4年未归,把她和女儿留在敦煌,她感叹所托非人,将要求祭司把她送回家。学者分析她的丈夫早已被强盗杀了,只是她不知道。

  粟特人信奉琐罗亚斯德教(祆教),有任何官司都需要到琐罗亚斯德庙(祆祠)审判,所以每一个商业据点都有祆祠。一旦商人失去救济或遭遇不测,祠庙方与祭司就会将无家可归的妇女、孩子们带回家乡,在古代是个非常了不起的经商体制。

  斯坦因在安迪尔(Endere)也发现了一件佉卢文契约文书(No.661),契约中买卖的也是粟特人娜娜槃陀,由于娜娜槃陀的名称相当普遍,是否为同一人不得而知。但我们能根据粟特古信札、敦煌吐鲁番文书、粟特胡人首领的凉州萨保史君等墓葬出土文物,了解粟特人的丝路经商之道。

粟特文1号、3号古信札

吴客:

经丝绸之路出使西域的南朝人

  在鄯善县吐峪沟出土、现藏东京书道博物馆的《持世经》卷一,有尾题写作:“岁在己丑,凉王大且渠安周所供养经,吴客丹杨郡张烋祖写,用帋廿六枚。”

  记录着公元449年,大凉王“沮渠安周”统治高昌时期,有位来自丹阳郡(今江苏南京)的吴客,他帮助凉王沮渠安周写供养经。吴客在高昌协助凉王沮渠安周写供养经,他抄经的残片,在今天吐鲁番的文书里,堪为国家一级宝藏。

《持世经》残片

   继匈奴之后最强大的国家是柔然国,高昌王国是柔然国的附属国。当时南朝历经宋、齐、梁、陈四代,刘宋是第一个朝代,建都于建康(今天的南京)。

  升明二年(478),刘宋派遣骁骑将军王洪轨(一作范)出使柔然,打算与柔然合作,两面夹击北魏,在王洪轨出使前,刘宋王朝曾派遣使者吴客前去探路。

  当时中亚的囐哒国非常强盛,西方史书中称他们为“白匈奴”,因为他们是白人,又和匈奴一样强悍。当时许多小国遭受囐哒国攻打,也只能求助于柔然国,但后来柔然国不愿再出兵协助,小国们就向北魏求援,但北魏也不愿意出兵,后来的中亚和西域(包括塔里木盆地)就都成为囐哒国的领地。

  吴客是历史上没有记载的小人物,可是这两张残片,让我们了解当时南朝宋国、柔然国、囐哒国及其他小国在丝绸之路上的交流,除了经贸交流,由于战争的缘故,这张一叶的纸片上竟然记录了5世纪后半叶东亚、中亚、北亚、南亚各个之间的交往。

吐鲁番出土《高昌国送使文书》所记使者路线图

唐玄奘:

佛教汉传的重要人物

   丝路岁月上,还有一位大人物,就是西行求法的玄奘,也就是后来的三藏法师。

  唐玄奘从长安出发以后,经过凉州到敦煌,当时唐朝政局不稳,不能让人随便出关,唐玄奘靠着几个信徒协助,从敦煌偷渡到达印度。

  其中一个弟子叫做石盘陀,“石”姓代表他从塔什干来,是位粟特人,他的粟特文名称是“盘陀”,其中一定省略了文字,就像固原发现的史射勿,字槃陀一样。“射勿槃陀”,射勿是神名,槃陀是仆人的意思。

  唐玄奘取经时,先在凉州讲经。当时有位高昌人曾在凉州听过玄奘讲经,将唐玄奘推荐给高昌国王,高昌王很喜欢玄奘,想将他留下,唐玄奘只好绝食抗议,并与高昌王达成协议,他答应高昌王取经后,回到高昌国做三年国师。

  由于唐玄奘取经至少需要花费20年,经过许多国家,高昌王便倾尽全国之力,为他准备二十年的行装。还修24封国书,以及致赠每一个国家的礼物,包含几十批最高级的丝绸,给玄奘打通道路。

东京国立博物馆藏玄奘像

   高昌王是突厥汗国可汗的女婿,唐玄奘带着丝绸给突厥汗国,突厥可汗下了一道命令,令全中亚各国让唐玄奘通行无阻,唐玄奘过了铁门关后,进到印度。

  玄奘在这20年间,从东印度、中印度、绕到南印度取经完成后,遵守与高昌王的约定,打算回到高昌去,当他路过和阗时,听闻唐太宗已在贞观14年,派兵灭高昌国,高昌国成为了唐朝直属的西州。玄奘失去了高昌王的协助,只好写信回朝廷,当时唐太宗正在讨伐高丽的路上,便派玄奘回国编写《大唐西域记》一书。

  这本书虽然是佛国书,但目的是为国家发展所作,因此唐玄奘将整个西域的风土人文也交代得一清二楚,当作唐太宗向西方发展的指南,后来有很多去西边取经的和尚们也拿此书当做旅游指南,历来在沿路也发现了很多随看随扔的抄本,敦煌也发现了五个《大唐西域记》的写本,壁画的工匠们也根据这本书画下了许多经典的佛教故事,对我们今天了解佛教历史相当有帮助。

《大唐西域记》抄本之一

   唐玄奘回长安的时候,带着150颗释迦牟尼的舍利、印度各地佛像的雕刻,以及657部梵文佛经。他将佛经翻译完了以后,放到了大雁塔的地宫里,形成一个巨大的宝藏。

  唐代的佛教僧人有不同的称呼,例如教佛法的叫作法师、教戒律的叫作律师、教坐禅的叫作禅师,并没有很多人有“三藏法师”的称法,“三藏法师”代表必须精通各部经书,而在唐代只有很少几个人有这样的称法。

  现在的“三藏法师”的称法叫泛了,这是来自于《西游记》小说。最早追随唐玄奘取经的石盘陀,也就是孙悟空的原型,我们在敦煌的榆林窟、莫高窟看到的唐僧取经图,都有一个胡人跟着他,就是石盘陀。

《大唐西域记》卷一

《大唐西域记》卷二

汉商李绍谨与胡商曹禄山:

丝绸之路上的普通商人

  在吐鲁番,出土了一个唐代官司文件,记录着丝路岁月里,有两位来自长安的普通商人,一个是汉商李绍谨,一个是胡商曹禄山,在西域经商所产生官司的纠纷经过。

  咸亨二年(671)某月,粟特胡人曹禄山在高昌县状告京师人李绍谨(又名李三),事由为乾封二年(667),曹禄山兄曹炎延与汉商李绍谨自京师出发,经安西,至弓月城做买卖,同行者还有曹果毅及曹二(又名曹毕娑)等胡商以及曹炎延的外甥居者。

  李绍谨在弓月城向曹炎延借了275匹“练”,“练”是最高级的丝绸,交货当天,曹果毅及曹二也在场。后来,李绍谨、曹禄山及外甥三人接着一起前往龟兹,曹果毅及曹二继续留在弓月城,以后这两人的去向不明。

  咸亨元年(670)四月,安西陷于吐蕃手中,李绍谨一行人随安西都护府从龟兹撤回高昌,咸亨二年(671),曹禄山发现其兄曹炎延失踪,怀疑被李绍谨杀害,因此一状告上高昌县府。李绍谨仅承认他与曹炎延一起去了弓月城,没有承认借货物一事。

这一篇官司文件记载了双方辩词,以及安西都护府根据当时掌握的线索,向做保的曹果毅及曹二追问事情的经过,让我们了解当时的安西都护府及唐朝政府维护丝绸之路的关津制度。

《唐西州高昌县上安西都护府牒稿为录上讯问曹禄山诉李绍谨两造辩辞事》之一

于阗从德太子:

胡人学习汉制的典型人物

   莫高窟第98窟东壁供养人像,有两个题名。第一身为李圣天题名:“大朝大宝于阗国大政大明天子……即是窟主”;第二身为曹氏题名:“大朝大于阗国大政大明天册全孝皇 帝天皇后曹氏一心供养”。

  这记录了于阗国王李圣天与皇后曹氏在敦煌供养佛教的情形,他们的儿子就是于阗的从德太子。10世纪后半叶时,于阗国正在跟疏勒的黑韩王朝打仗,一共打了40年,于阗国王把孩子留在敦煌,当有使者或高僧来到敦煌时,于阗太子就会相迎接待。

图16 罗寄梅拍摄的莫高窟第355 窟

   公元967年,于阗太子继位为于阗王,是为“尉迟输罗王”,于阗国持续与疏勒的黑韩王朝打仗,于阗国俘虏了一只会跳舞的大象,打算把这只象进贡给宋朝,尉迟输罗王用于阗文写了一封信交给使者,这封留存在敦煌的信件表现出他学习唐朝制度的情况。

  这封信由于阗文写成,但格式是按照唐朝的书信格式,每一个字缝和重要的地方都要盖上汉字印,尉迟输罗王在信里,还工整的写了一个很大的“敕”字。信中还提到于阗国送给归义军节度使曹元忠的礼物是:

  中等玉石一团重四十二斤、纯玉石一团重十斤、玉石一团重八斤半,总计玉石三团,共六十斤半,除了玉制品,还有一些马。信里的一些内容与《宋史?外国传》的内容完全相符。

《天尊四年(970)于阗王尉迟输罗致沙州大王曹元忠书》

  于阗国产玉,至少从南朝刘宋开始,所有的皇后配戴的玉都来自于于阗,所有皇帝的印玺,也都必须是于阗玉所造,于阗玉成为正统皇帝与皇后的象征。

于阗国王大师从德供养彩绘木塔

  于阗从德太子尉迟输罗王笃信佛教,莫高窟里收藏了很多他在敦煌读的佛经,还有他供养的佛塔,现在放在甘肃省博物馆里。我们从敦煌壁画中,看见胡人向汉人学习的经过,以及于阗玉对中原文化的影响。来源:澎湃新闻 转自:“考古中的国”公众号

二维码
进入社区